电竞

驱散乌云见太阳听康马县长寿老人吴金讲述旧

2020-02-15 14:33: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驱散乌云见太阳——听康马县长寿老人吴金讲述旧西藏的黑暗

“这是我在堆龙的亲戚,分开了八十多年,前年我们终于相见了,这是我们在宗角禄康公园的合影!”吴金老人从柜子里拿出一张照片,向他的重孙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今年已过鲐背之年的吴金老人是康马县康如乡拉康村的长寿老人。当来到拉康村时,村民们正在进行春耕仪式,吴金老人端坐在人群的领头位置。

“波吴金啦(意为吴金老人)可是大有福气之人!”提起吴金老人,村民们的脸上无不流露出敬重之色。

这位年过九旬的老人,历经了西藏的世纪变迁。讲起以前的故事,老人眼角滚下一滴滴泪珠。“我老家本来是拉萨市堆龙德庆区的,由于旧社会的黑暗,使我远离故土,与家人天各一方。”

吴金老人七岁那年,由于他的父亲是拉康村一名叫“拉让扎玛”农奴主的奴隶,所以按照旧社会“男随父,女随母”的惯例,他被强制带到现在的康如乡拉康村,变成了“拉让扎玛”家的奴隶。这一别,从此母子俩再也没有见过面。

“从堆龙到拉康村的路上,农奴主怕我逃跑,便把我绑在驴上,走了整整九天的路。到达拉康村时,人已经被折磨得有气无力,内心完全被恐惧所笼罩。”提起当初的经历,老人心有余悸。

刚到拉康村,吴金主要是给厨师打下手

。虽然自己的父亲也在该农奴主家,但两人形同陌路。“当时除了农奴主的欺压外,还有奴隶之间为了生存的争斗和欺凌。因为我还小,所以经常会遇到被其他奴隶抢食物、欺负的事情。”

吴金长大后,农奴主开始让他下地干活,农闲之时还要去放牧。当农奴主去外地时,还要当他们的随从,给他们牵马、背孩子。“最累的是给他们当随从,他们骑马,我们走路,由于路途遥远,双脚起泡是常事,最远去过拉萨、亚东等很多地方。”谈起这些事情,老人充满了悲愤。

虽然吴金累死累活,吃的却只有一小碗糌粑和一点清茶。他说:“当时除了糌粑没有别的食物,偶尔能喝到一点酪浆,生活哪有现在这么丰富。当时正值青年,那么一点糌粑怎么都吃不饱,只能到山上采野菜吃。也没有固定的住处,晚上打理完牲畜,直接跟牲畜睡一块。”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1959年,民主改革运动席卷了高原大地,农奴们不仅获得了人身自由,也分到了田地、房屋和牲畜。那一年,吴金老人一家分到了19亩田地,还分到了牛和羊。

如今,吴金老人在自己近300平米的二层小楼颐养天年,院内有自己的牲畜,角落还停放了一辆皮卡车。“在党的英明领导下,我们翻身作了主人,拥有了自己的生产生活资料。在光辉灿烂的新社会,有党的好政策,只要自己肯努力,根本不用担心生活问题。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生活一直这样美好,子孙都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对于经历过旧社会的吴金老人来说,更能体会到新西藏的甜。

浏阳市中医医院
深圳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苏州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南昌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