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幸福在一起分集剧情介绍112集

2019-06-07 23:46: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月经量异常是什么问题
乳腺增生怎么治最好
乳腺增生怎么冶疗最好

下面是幸福在一起分集剧情介绍(集),接下来一起看看以下相关介绍吧,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第1集 - 任性女生爱表演 苦命父母遇车祸

杨桃和国栋是一对各自有过不同婚姻的夫妻。他们的大女儿真真是杨桃前任的女儿,二儿子宽宽是杨桃和前任生的,双胞胎多多和想想是国栋和前任妻子生的,他们离婚后,带着各自的儿女组建了家庭,去年怀上了属于他们的孩子小豆豆。杨桃和国栋的家庭虽然复杂,但也算拥有天伦之乐。杨桃和国栋向龙叔说起自己的家庭时,一脸幸福的模样。龙叔看着杨桃,想起自己曾经失散的一个女儿,如果没有失散的话,就和杨桃一样年纪了。杨桃听见后,希望龙叔能开心,于是自告奋勇说要给龙叔当干女儿。杨桃和国栋还向龙叔分享了自己的乐事,就是他们看中了一个铺位,准备开店,结束无牌小贩的日子。

大女儿真真已经老大不小了,但是因为热爱唱歌表演,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大明星,平时没有参加工作,还不断去参加一些选秀比赛,这让杨桃非常头痛。相比之下,二儿子非常懂事,照顾着几位弟弟妹妹,这让杨桃更加觉得真真一无是处,过着不切实际的人生。而真真觉得杨桃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对这个家没有归属感,加上性格比较任性和自私,无意中伤透了母亲杨桃的心,和宽宽的关系也存有芥蒂。

真真在一次参加选秀时,不小心闯了祸,差点把选秀现场给烧了。选秀现场的老板叫乔俊浩,混乱中,真真不小心把俊浩的袖扣钩走了。俊浩对此耿耿于怀,一直希望能找到真真,把袖扣要回来。

真真回到家中时,正好碰见家中又陷进了混乱的家务事中,这时只有宽宽一个人在主持大局,真真有点嫌弃家里这样混乱的环境,这时杨桃和国栋也到回家,见到眼前的场景,便责备真真光顾着自己,把家丢下不管,没有尽到大姐姐的。真真见父母和家人迁怒于自己,委屈之下便离家出走。没想到真真不在家,杨桃和国栋出去谋生的时候,小豆豆便发烧了,宽宽独力难撑,想打给真真要她回家,但是真真又没有电,找不到人,等杨桃和国栋回家时,小豆豆的病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地步,幸好及时送院,才没什么大碍。杨桃从医院回来,把小豆豆差点失聪的消息告诉大家。她把小豆豆这次生病的事情怪到真真头上,认为如果真真能及时回来帮忙,小豆豆恐怕就不会陷入这个危难之中。

面对家人的责备,真真也感到有点愧疚,于是安安分分地呆在家中几天,照顾弟弟妹妹。原以为断了明星梦的念想,这时真真的一个朋友告诉她,自己工作的集团董事长准备为孙女办生日会,真真可以作为表演人员,在生日会上向很多商界大人物展示自己的歌唱才华。面对这样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真真绝不放过。

杨桃和国栋偶遇的龙叔原来就是海立集团的董事长。龙叔早前检查身体时,发现自己健康状况出了毛病,不由地产生了要把生意交接的打算。龙叔有三位接班的候选人,分别是孙女龙海燕,干孙子乔俊浩和正杰。海燕知性美丽,性格高傲自负,且对青梅竹马的俊浩痴心一片,海燕非常乐意接爷爷龙董事长的班,和俊浩一起打理这个财团,但是俊浩却对海燕无意,且更加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打算开酒吧,做自由职业,度过悠闲安稳的人生。

到了海燕生日会的那天,真真作为表演人员来到现场。在会场上,俊浩认出了真真就是当天把自己袖扣钩走的那个冒失女孩,真真第一次见这样的大场面,也知道俊浩非富则贵之人,被俊浩追问之下,害怕被追债,惊慌失措之下,在海燕的生日会上又制造了一场混乱。

海燕见俊浩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女生把自己的生日会搞砸了,非常生气,便和正杰开车离开。正杰对海燕非常在意,见海燕这么生气,开车时也分了心,不小心撞到了正在过马路的一对小贩夫妇。这对夫妇正是真真的父母杨桃和国栋。

第2集 - 父母身亡终不治 追梦少女要持家

杨桃和国栋遇到车祸后,正在急症室里抢救,国栋情况比杨桃要好,没有动手术,但是坐着坐着,突然流了鼻血,他觉得自己命不久矣,第一时间想到要想真真交代一些身后事,于是在正杰的帮助下,打给真真。

真真和朋友表演完后,接到亲生父亲的。她的父亲也像真真一样,有着当歌手的理想,一把年纪充满了表演欲。这时真真的亲生父亲正在KTV里和一些猪朋狗友唱歌,他把真真介绍给这些所谓的制作人、音乐人,真真见到父亲和自己有着相同的理念,并且认识了这些父亲在音乐圈的叔伯,便和自己的朋友在KTV里玩得不亦乐乎,错过了养父国栋在离世前用尽最后一口气拨打的。当真真回家知道父母离世的消息时,已经无力回天了。

杨桃和国栋在车祸中终究是不治身亡,大女儿高真真作为家里的唯一一个成年人,从此便要担起照顾家庭的,她的生活也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车祸的起因是因为杨桃和国栋横穿马路造成的,驾驶人正杰不需要承担,只需要提供慰问金进行道义上的抚恤。

正杰对于杨桃夫妇因自己而亡,感到非常自责。而俊浩即使不是当事人,但看见这对夫妇意外身亡,留下家中的儿女,不禁想起了当年自己的父母也因意外而离开这个世上,留下自己独自长大成人,于是不由地感同身受,对正杰也产生了埋怨的情绪。而海燕则非常冷静地要求正杰不要去见受害家庭,并请来了律师,把事情处理好来。律师找到了真真,想把慰问金交给她,但是倔强的真真认为对方是杀人凶手,她不想接受凶手的金钱。

真真和几位弟弟妹妹失去了父母,情绪非常悲愤低落,他们希望对方能亲自来进行道歉,而不只是派个律师来处理一下就完事。但是父母眼下已经身亡,他们需要金钱对父母进行下葬,而且真真所住的地方要进行拆迁,他们需要金钱搬家。终于,真真为了生活,还是向金钱低头,接受了律师带来的慰问金。

真真打点好一切后,在父母的坟前吐露了心声,她怀念父母,怀念有他们在的家,同时也恨父母就这么丢下自己。真真在坟前,向过世的父母承诺,她不仅会打点好这个家,还要坚持追逐梦想。

第3集 - 姐弟达成共识 俊浩不忘初心

宽宽对于真真接受了慰问金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和食物是用父母的买命钱换来的,他不肯吃饭,还因此责怪真真,为了生活没有骨气,认为就算饿死、没房子住都不应该用这些钱。真真和多多还有想想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即使不花这个钱,父母也不会复活,而且大家也要向前看,讨生活,于是几兄弟姐妹由于意见不同陷入了僵局。

龙叔见俊浩最近有点闷闷不乐,觉得他想父母了,于是把他带到一个儿童医院里,在那里,俊浩见到一位给小孩子做小丑表演的医生。原来这位医生当年曾经看过俊浩的父亲乔爸爸的小丑表演,乔爸爸给小孩子带来的欢笑影响了很多人,这种精神在医生的身上得到了延续。俊浩从医生口中,得知了在父亲身上未曾见过的一面,觉得非常温暖,心里对于自己的人生规划也更加明确。

龙叔把集团里的慈善基金会交给了海燕和俊浩打理,但是海燕和俊浩对于慈善却有不同的想法。海燕认为慈善就是要做得很大,要很多人知道,才能筹到款项,帮助有需要的人,而俊浩则认为,要身体力行,像他父亲以前那样,在医院里给小朋友做小丑表演,亲自为人们带来欢笑,才是慈善。

自从父母离世后,真真一直劳心劳力地照顾着这个家庭,宽宽也看在眼里,终于在真真准备接替父母,在街上摆摊卖粥时,宽宽被打动了,也原谅了真真,并就之前自己的倔强和不切实际而向真真道歉。兄弟姐妹们冰释前嫌,互相扶持继续过日子。

一天真真正准备摆摊时,正杰也找到真真住的地方,他悄悄躲在墙后,看看这家人如今的状况。正杰认出了真真就是当天在海燕生日会上表演的歌手。

看见真真和另外几位小孩子的说话,正杰推断真真就是杨桃和国栋的女儿。正杰觉得自己愧对真真,于是上前帮忙。真真认出了正杰,是当天生日会里的老板之一,正杰没有表露自己就是肇事司机的身份,只说自己路过附近,希望给真真帮忙,真真婉拒后自己推车前行,不料道路凹凸不平,真真准备摆摊的小车翻了,材料洒了一地。

第4集 - 一波未平一波起 到处寻家避风雨

龙叔这天,像往常一样去到杨桃和国栋摆摊卖粥的地方,但是却不见这对夫妇的人影,一问之下,才得知这对可怜的夫妇遇到车祸已经去世了。龙叔跟杨桃夫妇特别投机,这对夫妇经过长时间的交流,已经和自己结下了很深的情谊,如今噩耗来得这么突然,龙叔不禁觉得上天对他太不公平了,以前把他的女儿夺走了,如今又夺走了他在意的人,龙叔越想越难过,悲伤过度便在路上晕了过去。

龙叔送院后,他的健康问题也浮出了水面,被几位孩子知道了。俊浩在病床上陪着龙叔,看见龙叔边翻着自己多年来寻找女儿的剪报,边自暴自弃地说不想再找女儿了,觉得没意思,好人没好报,这时俊浩劝说龙叔不应该放弃。俊浩见龙叔心情沮丧,于是决定私下帮龙叔寻找他失散多年的女儿。海燕来探望她爷爷时,俊浩提出希望她能和自己一起帮龙叔一起找到龙叔的女儿、海燕的姑姑,没想海燕对这个姑姑漠不关心,并且冷漠地认为这个姑姑会跟自己分爷爷的财产。俊浩见海燕态度强硬,只能作罢,独自行动。

真真和弟弟妹妹愉快地来到透过地产中介租下的房子里,打算开展新生活。搬迁时,却遇到了意外的事,就是房房主不肯让真真他们入住,说不出租房子了,还把他们赶出去。真真从中介处了解到,这当中由于房主的原因,房子暂时不能租了,要过后才能帮他们找新的地方住。但是眼下行李和家具已经全部搬了出来,旧的房子也因为原来的房东出远门不能回去了,幸好真真的好朋友永康及时帮忙,才让真真和兄弟姐妹们不至于举目无亲、流落街头。

热心的邻居们帮真真先暂时保管部分家具和行李,真真带着弟弟妹妹和永康一起打算去找酒店投宿,但是酒店前台一见到真真拖家带口的,觉得她是那种跟老公吵架,带孩子离家出走的女人,于是明明有空房都不让真真入住,怕真真在酒店里带着小孩子吵闹。

永康对真真一直有着爱慕之情,如今喜欢的女人有困难,永康决定带他们回家里住。真真来到永康家里,接受了永康和他母亲的招待,然而无意中,听见永康告诉他母亲说要娶自己,并且听见了永康的母亲对自己和弟弟妹妹们非常嫌弃的心声,真真不想让永康难做,于是决定第二天带弟弟妹妹去投靠自己的亲生父亲高远。

第5集 - 投靠颓废生父 前路坎坷迷茫

第二天一早,真真先拜托永康母亲照顾一下弟弟妹妹在家里吃早餐,自己回到旧房子里拿一些物品,然后便投靠生父高远。回到旧房子时,刚好碰见正杰也在场。正杰原本是打算来这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来到时才发现房子已经被搬空了,焦急之余不禁担心起真真他们。两人相遇,正杰知道真真的现状,心里更加愧疚,他决定无论事情的在不在自己,都打算照顾起真真这个家庭。

正杰见真真要去找生父高远,提出开车送他们一路。来到永康家里接弟弟妹妹时,被弟弟妹妹误会是真真的追求者,一路上,总算是因为这个误会,为这几个凄惨的兄弟姐妹带来了一些笑声。真真不想麻烦正杰,中途叫弟弟妹妹下了车,便一路步行去找高远的住处。

龙叔龙尚天从一位老员工处得知海燕要看公司的财务报表,并开始主动接管很多事情,他一方面觉得海燕非常上进,但另一方面又认为海燕急功近利,因为管理一家公司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和海燕交谈时,更是被海燕破旧立新的想法震惊到,觉得她做事太浮躁。两爷孙在公司管理的思想方面产生了一点分歧。

真真好不容易找到高远,看见他的颓废模样,气上心头。高远一直沉迷酒精和音乐,整天醉生梦死,直到现在才得知前妻杨桃已故的消息。高远既悲痛又觉得没脸面对女儿,气氛一度陷入尴尬之中。高远的现任妻子艾丽看见真真他们来到,先招呼他们进屋安顿一下,并介绍了自己的女儿小珍珠给宽宽他们认识。而小珍珠的沉默寡言,让多多和想想觉得艾丽和这个家显得非常怪异。

真真总算带着弟弟妹妹暂时在高远这安顿下来,多年未一起生活的父女终于有机会坐下来慢慢聊聊。真真从高远口中得知,原来一直以来,高远都没有给过生活费自己和杨桃,杨桃之前声称是真真生母留给真真的项链,其实是杨桃用自己第一个月工资买的。真真在杨桃过世后,才知道原来杨桃对自己这么好,悲痛和怀念之情瞬间涌上心头,让真真痛心疾首。

第6集 - 兄弟姐妹险被分开 俊浩得知爷爷患癌

艾丽生活得比较随性,不太懂得照顾女儿小珍珠,这不仅让六岁的小珍珠在学龄时期没有上学,而且平常的生活都是邋邋遢遢的。真真和兄弟姐妹的到来让小珍珠感受到家人的爱和温暖,想想比较顽皮好动,有时对小珍珠做了一些过分的举动,但这也为小珍珠的生活带来了一丝活力,而大姐姐真真给了小珍珠一种长辈的关心,懂事的宽宽和热情的多多也让小珍珠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兄弟姐妹的爱。短时间的相处让真真和兄弟姐妹们融入了高远和艾丽这个新家。

但是高远和艾丽却私自为真真他们打点好去处。他为真真找了一份管吃管住的工作,也为宽宽找了新的家庭,并打算安排多多和想想回他们亲生母亲那里生活,至于小豆豆,则打算送其去福利机构找个领养家庭收养。高远是真真和宽宽的生父,他们对高远这种自私的行为非常痛恨,而几位兄弟姐妹也不愿意分开。在大伙说之以情动之以理之下,高远掰不过几位孩子的恳求,终于是答应他们留下。

俊浩无意间听见医生和龙爷爷的对话,知道爷爷患了癌症。得知这个消息后,情绪非常低落,便来到自己的酒吧借酒消愁。早前俊浩联系过真真,要她归还袖扣,但是真真实在找不到袖扣,只能买一个新的,来到酒吧还给他。恰好俊浩这时喝了酒,心情郁闷,头脑又不清醒,便对真真恶言相向,说她不懂什么叫遗物,指责她没有感情。真真本身也刚刚痛失父母,生活颠沛流离,如今被俊浩这般责备,于是气愤地跑掉。

俊浩把爷爷寻女的消息公布到媒体上,龙爷爷知道后很感动,但是海燕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爷爷和龙家的私隐被曝光了,会对海立集团造成不好的影响。海燕就此事与俊浩进行了一番争执,争吵中,她察觉到俊浩似乎在隐瞒着关于的爷爷的一些事情,俊浩在她的逼问之下毫不松口,于是海燕决定找爷爷问个明白。

第7集 - 多疑孙女颇无情 多多想想找亲妈

高远找了份画壁画的工作,打算帮补一下生计。他兴高采烈地告诉几个小孩,并让他们一起帮忙。高远和小孩子都边工作边玩耍,刷墙刷得不亦乐乎,真真看见后,却非常生气。她认为弟弟妹妹这么小,不应该打工,如果继续跟高远一起生活,那么会对他们的成长产生不良的影响。

多多和想想的亲生母亲是一个婚纱设计师,她觉得多多想想和亲妈在一起生活,应该会有很好的成长条件,于是便来到双胞胎的生母李静工作的婚纱摄影店里,打算谈谈。真真第一次去的时候,没见到李静,但是多多和想想眼下不上学,每天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情况非常恶劣,于是便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带多多和想想离开高远这里,回归正常的生活。

龙尚天临出院前,把公司的亲信叫到疗养的病房里,让他们帮忙打点立遗嘱的事。海燕这时在病房门口无意中听见爷爷要立遗嘱的事,又想起之前俊浩对于帮助爷爷完成寻女心愿时的焦急反应,于是猜测爷爷恐怕患了什么难以根治的病,于是便偷偷把爷爷的药藏了一点,打算拿去化验。

俊浩之前为了帮爷爷找他失散的女儿,做了视频发散出去,这事让爷爷觉得很感动很满意,对于俊浩的为人也非常信任,于是便拜托他帮忙寻找杨桃夫妇留下的五个子女。海燕知道这事后极力反对,她不想让爷爷接触到杨桃的子女,怕会让爷爷知道,正杰就是车祸的肇事者,这会影响到正杰的前途,但是愧疚的正杰和敢于承担的俊浩都希望对这个家庭负起来。俊浩从正杰和海燕的口中,得知这五个兄弟姐妹的姐姐叫高真真,就是那天在酒吧跳舞时钩走他袖口的女孩,这时他回忆起那天真真还袖扣时,责骂他的话,话中透露自己也刚刚丧父丧母,俊浩的内疚之情随即涌上心头,于是决定要照顾好真真他们几个。

多多和想想不愿和真真、宽宽分开,但是现实却是非常残酷,真真也只是一个年轻的女生,很难给到他们正常的成长环境,多多和想想终于还是答应了,极不情愿地跟真真去找亲生母亲李静。真真带着他俩来到婚纱店,李静还是不在,真真问了一位来接待他们的负责人,才发生这位先生就是李静的老公,李静现在在家里照顾他们的女儿。

第8集 - 多多想想见生母 生母已有新家庭

多多想想的亲生母亲李静隐瞒自己曾经生过孩子的真相,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家,并为新丈夫生了个女儿。真真知道李静有了新的家庭后,也认为现在不是让他们三母子相认的时机,但是眼下多多想想的该何去何从,自己也是毫无头绪,于是先暂时把两个小孩带到咖啡店里坐着,自己先独自去婚纱店找机会与李静碰头再谈。

俊浩找到高远的家,打算找真真他们,提供一些帮助。他看见宽宽,想起之前在他们的旧房子前看到过这个男孩,知道这位就是杨桃的二儿子,于是先和这个懂事的男孩搭上话,问问情况,再想想要怎么帮助他们。俊浩知道现在真真去了婚纱店找多多想想的亲妈,于是来到婚纱店,刚好看见真真一个人在婚纱店旁鬼鬼祟祟地,便上前叫住了她。

真真看见俊浩,以为他又来找自己要袖扣。一想到自己现在身上一堆麻烦事,眼前这个男人又死缠着自己不放,情绪有点崩溃地在俊浩面前嚎啕大哭,俊浩等真真冷静下来后,便说出实情,告诉她自己是来提供帮助的。俊浩观察了店内的情况,然后带真真进去,假装是一对新婚夫妻,想找李静给真真设计婚纱,目的是引开李静的丈夫,给真真和李静制造单独谈话的机会。李静总算知道国栋身亡的消息,还有多多和想想现在的情况。但是她不能让现在的家人知道,于是便和真真交换了联系方式,打算过后再悄悄见多多和想想。

俊浩给真真还有两个孩子在酒店开了房间休息一下,真真便通过短信方式告诉李静,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李静这时刚好在家,和她那位尖酸刻薄的新婆婆一起照顾女儿。李静的婆婆看见李静的有动静,好奇之下看了短信内容,并且见李静看完短信后,匆匆地离家出门,觉得事有蹊跷,于是便告诉了儿子这个事。李静的丈夫知道后,立即跟着李静出门。

李静来到酒店,事隔多年终于与自己亲生的一对儿女相认,真真和俊浩暂时出门采购,让这三母子好好单独相处。

李静向家人说谎说店里有急事,但是她的丈夫来到店里,没看见李静,便打给她,问她在哪里。李静的回答让她的丈夫觉得心寒,于是便按照母亲告诉自己的地点,来到酒店,找到李静所在的房间。房间的门铃响起,李静从里面打开门,夫妻两人四目相对。

第9集 - 李静为亲生子女毅然离婚

李静和多多想想相认后,便在酒店房间和现任丈夫坦诚相对。李静的丈夫生于富裕家庭,性格比较怕母亲,当初娶李静时也是鼓起了勇气才说服母亲娶这位年纪比自己大的妻子,如今这位妻子居然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对子女,这个事实让他无法面对母亲。李静见事已至此,且自己的子女没了爸爸,需要自己,于是便毅然回家面对婆婆,打算把事情处理好。李静的婆婆对此坚决反对,不接纳多多和想想,而李静也不愿妥协,最后,提出了离婚。

真真见李静为了抚养多多和想想而离婚,这有违自己的初衷,因为这样的话,多多想想便要在单亲家庭里成长,这样的话还是不能拥有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于是便提出暂时继续照顾多多和想想,让李静处理好家事。

俊浩回去找到龙爷爷,被问及杨桃的子女现状时,俊浩大致说了一下。龙爷爷见俊浩替他照顾了这五位兄弟姐妹,心里也舒了一口气,这时他提起,杨桃夫妇生前原本租了一个海立集团的物业商铺,打算开店做生意,如今合同在,但是人却不在了,龙爷爷要俊浩帮忙处理一下这个事,给真真他们一个交代。

多多以为母亲不要自己的时候,伤心跑了出去,躲到一堆箱子底下时,箱子意外倒塌,幸好遇到一位好心的瘸脚大叔,挡在多多身子上面,才让小女孩幸免于难。俊浩追上多多,把她带回去,并向这位瘸脚大叔道谢。

瘸脚大叔有位女儿叫小洁,小洁无意间在上看见海立董事长的寻女启事,发现照片上的人跟自己小时候长得很像,于是告诉了父亲。小洁的父亲看见寻女启示后,脸色立即变了,似乎有什么隐情。他立即来到海立集团,说自己有海立集团董事长的女儿的消息,这时刚好被海燕撞见。海燕对这位瘸脚大叔百般阻拦,过后更是要求正杰帮忙把寻亲视频撤掉,阻止爷爷寻女。与此同时,海燕知道爷爷不久便不在人世,因为海立集团里面有很多资深的老员工,她担心自己不能驾驭这些资深元老,为了尽快掌管海立集团,打算让正杰替她出面撤掉部分公司元老。

第10集 - 真真担子日益渐重 海燕阻挠爷爷寻亲

俊浩拿着龙爷爷给他的商铺租赁合同,来找真真,打算处理一下杨桃夫妇生前签下那份合同的租金退款事宜。真真知道后喜出望外,这下又有一笔生活费用可以用来照顾弟弟妹妹了,于是便跟俊浩来到海立集团。龙爷爷刚好也在场,他看见真真后非常高兴,向她说了很多以前在杨桃夫妇粥摊里发生的趣事,并且对真真这么懂事,凭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家庭大加赞赏,也因此对真真抱有很好的印象。龙爷爷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真真,让她有困难随时可以找他,顺便让俊浩也多多关照真真,这时龙爷爷察觉到,俊浩对真真似乎有些暧昧的态度。

李静和丈夫明德还有婆婆因为就孩子的事进行了协商,最后李静为了家庭的完整,签下了婆婆列出的不平等协议书。李静和明德冰释前嫌,但是心里感到非常委屈。

高远接到了一个全国巡演的工作后,便和艾丽趁大伙不注意时离开了家,把小珍珠也留下来给真真照顾。家庭的担子把真真压得越来越喘不过气来,真真觉得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好这么多弟弟妹妹,眼下多多和想想的去向也还不明朗,小珍珠的亲妈艾丽又如此没有担待,一时半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真真听说小珍珠有一位阿姨叫艾妮,真真觉得可以带小珍珠去投靠她的亲阿姨。真真在艾丽的房子里找到艾妮写给艾丽的信,上面有个地址,于是打算第二天就带小珍珠去找阿姨。没想到小珍珠晚上突然发烧,真真立即把小珍珠送院治疗,幸好没什么大碍。回到家后,真真觉得小珍珠的状况不适合如此辗转寻亲,而且自己和这个小女孩也建立了情谊,于是决定先暂时照顾小珍珠一段时间再作打算。

小洁的父亲带着妻子生前留下的东西来到海立集团找龙爷爷,海燕打算百般阻拦,不让他和龙爷爷有所接触,善良的龙爷爷让身边的员工帮忙问问情况,随后员工把小洁父亲带来的东西交给了龙爷爷,龙爷爷一看,看见是当年他编給女儿的一只蚱蜢,心里一激动便晕了过去。海燕不想龙爷爷和小洁的父亲有所接触,于是从中作梗,故意忽悠小洁父亲,说他想攀亲戚,让他留下联系方式以后看情况再联系。

第11集 - 多多想想寄人篱下 兄弟姐妹举步维艰

龙爷爷休息了一下恢复清醒,随机立即问海燕和手下员工,刚刚来寻亲的男人还在不在,海燕故意骗龙爷爷说那个男人已经走了,并把推到那位员工身上,责骂他没有跟那个男人交代清楚。龙爷爷叮嘱海燕,尽快帮他把人给找到。多疑的海燕瞒着爷爷,按照小洁父亲留下的地址来到他们家,并借故取得小洁的一根头发,打算拿去做个亲子鉴定。

多多和想想住进了李静和明德的家,但是明德的母亲对这对孩子处处刁难,并用协议来约束李静和这对双胞胎的日常行为习惯,不让他们喊李静做妈妈,不让他们随意走动,连吃饭走路都有异于常人的规矩。多多想想非常委屈,也非常想回到真真身边,真真也很想念弟弟妹妹,但是她现在没有钱,没有工作,没有能力去照顾好他们。真真劝多多想想先忍耐一会,等自己赚到钱了,就把他们接回来。

真真因为没有工作经验还有掌握的知识技能不足,找工作处处碰壁,一直没有收入,眼下准备坐吃山空了,真真因生计毫无着落而感到非常着急。好友永康知道真真的情况后,拜托公司保洁部的大春姐帮真真找些工作。大春手头有份在住家的保洁工作,虽然钱多但是因为屋主比较难侍候。大春见到真真要找工作,就把这个保洁的差事介绍给真真。真真来到屋主家里,发现屋主就是乔俊浩。俊浩表面上对真真诸多刁难,心底里对这位坚强勇敢的女孩还是比较同情和关照的。真真察觉到俊浩在偷看自己,觉得很不自在,于是对俊浩有点小情绪,以为他想为难自己。

高远留下没交房租的房子就离开了,留下了一身租债给真真。收租的大哥之前看在真真他们有困难的情况下,给他们缓了三天的时间,现在大限已至,真真实在无能为力了,只能先暂时把豆豆给一位阿姨照顾,并且把小珍珠送去她阿姨家里。

第12集 - 自私孙女拒认亲 多多想想惨被打

由于房子已经到期了,真真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先把宽宽、小珍珠还有豆豆带到俊浩家里。原以为俊浩白天去上班,她打扫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弟弟妹妹再俊浩家里呆一个上午,没想到弟弟妹妹在俊浩家里闯了祸,不仅弄坏了电脑,尿湿了裤子,还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正当真真打算赶紧把烂摊子收拾好时,俊浩突然回到家里拿东西,便发现了宽宽他们存在。真真的情况非常狼狈,俊浩实在看不过眼,而且本来就非常同情真真他们,于是便留下几个兄弟姐妹在他家暂住。

多多、想想见林母不喜欢他们,于是自作主张去林母房间里打扫,以为他们主动做家务,林母就会喜欢他们了。但是想想笨手笨脚地,打扫时不小心打碎了林母的香水,那瓶香水是林父生前亲手给林母调制的,非常有纪念价值,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林母非常生气。林明德也觉得这对双胞胎太没有家教了,也想替林母出气,想要打他们。李静看在眼里,想保护这对子女,但是林母用协议来威胁李静,李静为了顾全大局,只得忍痛在林母和明德面前,亲自对多多、想想痛下狠手。

小洁和龙爷爷的亲子鉴定报告结果出来了,海燕发现他们真的是有血缘关系,那么小洁的母亲就是龙爷爷失散多年的女儿了。自私的海燕不想突然有这么一个亲人进入自己的家里,于是把真的鉴定结果撕毁,并捏造了假的鉴定结果,告诉小洁的父亲向天他的妻子和龙家没有关系,顺势怒骂向天想攀亲戚,说他带来的蚱蜢是垃圾,她已经扔掉了。

妻子留下的蚱蜢对向天非常重要,即使妻子和龙爷爷没有关系,也不能就这么没了。焦急的向天来到海立集团,见到龙爷爷,把事情全盘托出。龙爷爷这时才知道海燕之前一直在说谎,还知道海燕背着他做了那么多小动作。早前海燕为了控制海立集团,想把一批老臣子换走的事,惹起了李总、涂总两位老臣子的不满,两位资深员工就此亲自找到龙爷爷问个明白。种种事情加起来,龙爷爷知道海燕变成了一个急功近利、自私自利的人,找到她来问话,并让她跪下认错。海燕在龙爷爷面前含泪解释,说自己都是为了爷爷好,还借自己是爷爷唯一的亲人这个身份,把自己这些所作作为都归咎于是为了龙家的利益着想。龙爷爷不知道该信好还是不信好,伤心又难过之下,气上心头便晕厥过去。

想想认为多多和自己挨打,妈妈和林母他们闹不和的原因都是自己太顽皮了,他觉得自己如果不在这个家的话,妈妈可能会过得好一些,于是在晚上,一个人偷偷从林家溜走。

以上就是关于幸福在一起分集剧情介绍(集)的介绍,相关剧情将会持续更新,敬请关注!

八旬老夫妇卖红薯调度员帮吆喝车队同事踊跃购买一扫而光
绩溪供电全力攻坚高铁施工用电建设
贯彻落实省厅会议精神加强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