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玄天战尊 139.第一百三十九章进入崂荡山

2019-10-16 13:3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天战尊 139.第一百三十九章进入崂荡山

虽然韩宇心中承认这些千年世家大族的强大,却便没有心生胆怯,反而那颗强者之心越发的强烈了。

穆天冥宛若谪仙般飘落于地,双手背负,长发飘飘显得俊逸不凡,挺拔的身形如山岳屹立于地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感觉,一双漆黑的眸子如一潭幽泉深不见底,青衫无风自动,那股凌厉的气势,让人不敢与之凝视。

一个个后辈子弟,带着火热的眸光望着这个大秦王朝的天之骄子,手掌紧握间竟然略带着一丝兴奋。

“这位是…?”

对于那些,火热的目光穆天冥视若无睹,漆黑的眸子随意的瞥了一眼欧阳老爷子,略带质问的说道。

“呵呵,这位是我秦家的一位朋友。”宁老讪讪一笑,这百花谷在整个大秦王朝也仅有这几大世家知晓,此时贸然来得一个陌生家族,穆天冥等人自是心有不忿。

“哦。”穆天冥淡淡应了一声,眸光便向着前面的崂荡山凝视而去,漆黑的眸子仿佛能够穿透云雾探测到山林深处。

良久后,穆天冥剑眉微微一紧,“我等便在此歇息一晚,明日在入山吧!”

呼呼!

在穆天冥的身后十余名穆家修者从那山壁的高处闪掠而来。

见得穆天冥那凝重的眸光,海老等人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前者也是在那崂荡山中感应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吼!”

在穆天冥的眸光收回瞬息,一道妖兽的震天咆哮,响彻山谷,音波震荡山间云雾溃散,整个山谷宛若地震般一阵猛烈的晃动。

那音波中,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让得峡谷中的修者心寒胆战,身形不由连退两步!

“高价妖兽!”

韩宇眼瞳骤然紧缩,瞧这声势,那妖兽的修为只怕堪比奥义强者。

此时韩宇也是明白了为何外界的修者对百花谷知之甚少,此间有着高价妖兽坐镇,只怕普通修者还没有入得百花谷,便已经被崂荡山中的妖兽所撕裂。

“这是,奥义境的妖兽吗?”

“这崂荡山一行只怕将凶多吉少。”

那些原本以为到此便有着天地灵萃触手可得的修者,此时满脸凝重,眸光飘忽闪烁显得忐忑不安起来。

“扎下,帐篷!”

各方势力的长者面色微沉,向着那些满脸怯怯之色的族人厉喝一声,眸光瞥向着那崂荡山时,眉头紧蹙,隐隐有着一丝忧色缭绕其中。

若真是奥义境的妖兽,这崂荡山一行,当真祸福难料!

各方势力的修者略微愣了愣,众人便是恢复心神,百花谷近在眼前,岂能退缩,如此机缘可是百年一次啊!

“此间有着四名半步奥义的修者未尝无法顺利进入百花谷!”

“是啊,那穆天冥可是准奥义修者啊!”

各方势力的真武修者,略微小声议论后,便寻了处宽阔的地方各自扎好了帐篷……

夜幕降临,寒风凛冽,吹拂得峡谷旁边的树木摇曳作响,不时传出的兽吼鸟鸣直叫人心寒胆战,那一簇簇篝火如午夜的精灵随风拂动,亦如各方势力修者摇摆不定的心。

在将各自族中的帐篷扎后,各大家族的修者便是凑到篝火旁,开始寒暄了起来。

他们皆为千年世家大族,平日自然有所交流,这些后辈子弟不乏旧识,适才碍于几位长者在一旁,顾及礼数这才有所收敛,此时宁老等人皆已各自进入帐篷歇息,这些后辈此时自是无需顾忌了。

“秦昭兄,一年未见,你便踏入了真武中期巅峰,看来这真武后期指日可待啊!”海家一个锦衣青年,走到秦昭等人所簇拥的篝火,呵呵笑道。

此人名为,海丹志,模样便不算帅气,那健壮挺拔的身躯却如一杆标枪屹立于地,给人一种沉稳的踏实的感觉,嘴角间那抹淡淡的笑容及淡雅高贵的气质,颇有几分魅力,若是放在人群中,那等吸引力绝不比那些奶油小生差。

“海兄,你可是已经踏入了真武后期,就别在取笑小弟了。”秦昭讪讪一笑,旋即瞥了一眼,海丹志身后两个青年,说道,“怎么,你大哥未曾来此?”

“呵呵,我大哥正在闭关,若是此次有所突破,那可便是半步奥义了,那等修炼速度可是我可是自愧不如啊。”海丹志眼角一眯,那丝笑容中略带着一抹骄傲之色,他的大哥,可谓是大秦王朝继穆天冥后,又一个惊才绝艳的天之骄子。

“半步奥义,这等修炼天赋只怕便是那穆天冥也不过如此吧!”秦昭略微一愣,旋即淡淡一笑,这半步奥义,岂是如此轻易能够冲击成功!

“这不是秦朗吗?”海丹志瞥了一眼秦昭旁边的秦朗似笑非笑的说道,“据说,你在景阳城被一个寒门少年打败了,想来这是谣传吧!”那淡雅的笑容中,略带着一丝戏谑。

秦朗面色涨红,飘忽的眸光满脸怨毒的向着欧阳家那堆篝火中的一个紫衫青年瞥去,手掌紧握成拳,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噼啪声,瞧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恨不得将那青年就此就此活剥,循着秦朗的眸光瞥向那青年时秦斌也是有些愤恨之色。

“怎么那就是打败你的寒门子弟?”海丹志有些狐疑的说道。

“呵呵,正是此人。”秦昭摊了摊手掌,干笑一声,而后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说道,“这小子,虽然只有真武初期的修为,那修得的先天真火却有些火候。”

“先天真火!”海丹志眸露惊诧,眸光不由再次向着那青年凝视而去,在他身后的三名海家秦年,也是满脸好奇的瞥去。

“一个寒门子弟竟然也有着修炼先天真火的天赋!”其中一个蓝衫青年,呢喃而语,眸中有着一丝异彩闪过。

“据说,他还是炼神者!”秦昭再次说出一个惊人消息。

“什么,炼神者!”蓝衫青年惊呼道,旁边的几位海家青年,也是惊诧不已。

“呵呵,振涛兄,据说这小子前些时日,可是将炼尘宗的一名炼神者灭杀了啊!”秦昭眯着眼眸,似笑非笑的说道,“想必,他那炼神一道也是有着几分实力。”

“一个寒门之子罢了!”

蓝衫青年眉头微扬,眸中闪过一丝轻蔑,一个修者天赋在强,若是没有强势的家族培养,那成就也是有限。

海丹志等人皆是淡淡一笑,炼神者虽然在外人面前看似神秘无比,可是在他们这些世家大族中却并非秘密,而这名为海振涛的蓝衫青年正是一个炼神者。

“不过我倒是好奇,他在这炼神术一道到底有着几分造诣。”海振涛嘴角挑起一丝挑衅的笑容。

“这小子,身上有着几件宝物颇为神奇,振涛兄,你若是有意可别错过了!”听得那蓝衫青年话语中那丝挑衅的味道,秦朗狡黠笑道。

“宝物,那我更是好奇了!”蓝衫青年眸光转动,眸露好奇之色。

“不过那小子有着半步奥义的修者护持,想要动他,可没那么简单啊!”秦昭诡笑一声,说道。

“半步奥义又如何,只要入了百花谷谁能护他?何况这前面便是崂荡山,只要我略施小计,对付这小子只需吹灰之力!”蓝衫青年眉头一挑,颇有信心的说道。

“哦,我们兄弟倒是想看看振涛兄的手段。”秦昭三兄弟,眉头一挑,颇具玩味的附和道。

海振涛淡淡的笑了笑,他虽然知道这秦家兄弟,想借自己除去此人却并未多言,在他认为一个寒门子弟,便是杀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况且,他也甚是好奇,在景阳城那弹丸之地,竟然有修者修炼炼神一道,而且还斩杀了一名炼尘宗的修者。

篝火旁边的韩宇微微抬头,眸中一道寒芒一闪即逝,“若是你敢犯我,不管是什么家族子弟都得死!”

旁边几位欧阳家的修者,面色淡然对于秦家修者那些话语根本视若无睹,更甚者嘴角荡起满脸的讥笑,似乎随时都准备看一出即将上演的好戏。

至此欧阳家的修者都不明白,为何老爷子会为了一个寒门少年不惜得罪秦家,此时瞧得世家大族的底蕴,在他们心中颇为希望欧阳紫月能够下嫁秦家,如此欧阳家也将获得不少好处啊。

瞥了一眼欧阳家的几位修者,韩宇淡淡一笑,便径直钻入了一个简单的帐篷中,无论是秦家还是海家皆是世家大族,欧阳家的修者自是不会为了他这么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卖命,所有他也没有想过这些人会帮助自己。

“明日便将进入崂荡山了,若是在百花谷中有机会遇到秦家兄弟,绝不能够手软!”韩宇暗暗下定决心,旋即,衍神诀功法运转便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翌日,清脆,淡淡的薄雾笼罩峡谷,当天际中隐隐有着一道红晕泛起时,寂静的山谷开始变得喧闹起来。

随着各自的帐篷收拾好,各方势力的修者汇集到一起,瞥向那前面的山峦时,那脸色显得有些凝重,只要翻过这座山峦,便是百花谷了,可是这座山峦中的妖兽却如一块巨石压在众人的心头。

“走!”

穆天冥等人瞥了一眼那高耸入云的山峦,身形一掠,便是率先没入了密林中,各大家族的修者,皱了皱眉旋即紧随而至。

虽然崂荡山凶险未卜,可是他们都知道,不深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

若是没有付出,岂会有所回报?机缘往往与风险并存!

咻咻!

数十名修者身形暴掠,瞬间没入密林中,一道道矫健的身影在那陡峭的山路中一路奔行闪掠。

如此大的动静自是引来了不少妖兽的注意,不过有着四名奥义境的修者开道,单是那股强大的气息便将一些妖兽震摄的瑟瑟发抖

,根本不敢靠近分毫。

来宾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泰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四川整形美容

来宾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泰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椎基底动脉硬化严重吗

动脉硬化指数正常值

动脉硬化图片

动脉硬化检测意义

肚子隐痛拉水便
经常拉稀的原因
拉肚子拉稀吃什么
拉水便能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