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香樟气质“毕业”

2020-03-26 18:3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我从五岁上学前班起,受现代科学文化教育近二十年,坚决地一名唯物主义者。面对人世间的事物变迁、生命消逝的事情虽感慨却无奈。我不信菩萨,不信如来,不信鬼神,却深信人死而灵魂不昧。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环境下,死者之灵会以独特的方式与其生前最亲近的人进行沟通和接触。谨以此文纪念去世多年的祖母孙氏,愿祖母在天之灵长享康乐安宁。 我家的老宅是几间土房子,坐落在崖边。崖高有七八米,崖下面便是一条坡路。我的童年是和祖母在老宅度过的。在崖边上有一颗香椿树,每年春天香椿可以吃了的时候,我的祖母都会搬来梯子去树上采摘。祖母最后一次做这项活动的时候我还在学校上课,我的堂兄来到学校对老师说要接我走,我心里莫名其妙。在路上堂兄告诉我,祖母采香椿的时候跌落崖下,已不幸亡故。
我到家的时候祖母的尸体已经放入了棺材,我没见上她最后一面。听大人们说祖母的死相极其惨烈,很吓人,所以就不让小孩子看见。丧事进行了一个多礼拜,等到所有的事情安顿毕,送葬的人全部走完差不多过去了半个月。从此我便再也没有在老宅子里住过了。在祖母去世以后,我在无数个梦里见到过她。老宅子、香椿树、美好的春天……我甚至觉得她从未离我而去,依然生活在那几间土房的老宅子里。
又是一年春来到,香椿树上结满了嫩芽。我路过老宅,走到后院的香椿树下,游目四顾,见到周遭残窗破壁、蛛网处处荒凉破败的样子,再也无复当年祖母在时的整洁祥和气象。想起祖母生前的音容笑貌,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悲伤哀痛,抚树失声痛哭起来。
清明时,我带了香烛、烧纸、冥币、茶水等物再次来到香椿树下。我取出一张用毛笔写了“祖母孙氏白莲之灵位”几个字的长条白纸,贴在香椿树的树干上。我点上香烛,燃起纸钱,低声絮絮叨叨地说着对祖母的思念和自己这一年来的生活琐事,泪水再次充盈了眼眶。我将一壶茶水一杯一杯缓缓的倒在香椿树下。此刻,暖风拂面,群鸟欢鸣,树上的香椿芽散发着独有的香味,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与祖母一起采香椿的情景。我心里念道:若能让祖母再回到我的身边,我愿意把我的命分一半给她。
就在我戚戚垂泣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喊道:“超!”我恍惚间只道是祖母魂而有灵特来与我相会,忙举袖拭泪寻声望去,只见崖下的路上一个中年妇女一手挎着个篮子,一手拿着把镰刀,原来是我大妈。想是她去地里割草路过这里,我心中好生失望。于是随口答道:“我来看我奶。”她说:“你在这......”一句话没说完突然望着我身后‘啊…啊…啊…’惊慌无比的高声尖叫起来,此时我只觉身后一阵冷风吹来,我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面前的纸灰四处飞散。我大妈一声接一声的的尖叫,扔下篮子和镰刀撒腿就跑。
我被她的举动惊了一下,回头看去除了几间破屋子外什么也没有。我在树下停留了一会便下崖去捡了大妈丢下的篮子和镰刀回家去了。晚上,我去她家还东西,邻居好几个人在她家。大妈在炕上躺着,用一块毛巾搭在额头上,还在低声的叫唤哼哼。一见我来又是一声尖叫,把屋里人都给下了一跳。我放下篮子和镰刀问道:“大妈,你怎么了?”她惊慌害怕的瑟瑟发抖,两只手紧紧抓住一个邻家婆娘的胳膊抽抽噎噎的说:“我……我看见……你奶了……在半空中!”
此后这件事就在村上传开了,人们都说是我在祭奠我祖母的时候被我大妈冲撞了,所以显圣出来将她吓走。我大妈一直在炕上躺了近一个月才慢慢缓过劲来。我家的老宅也成了鬼屋,人们再也不敢靠近那里,都怕再撞见我祖母的鬼魂。我依然会时时去香椿树下拜祭她,很想再见到她,却一次也没有见到过。
几年以后,县里要在崖下修一条贯穿东西的公路,路基要加宽,我家接到通知——老宅子要拆了。崖边的这棵香椿树自然也是要伐掉的,我们本村的人都知道几年前我大妈的经历,没人敢动那棵树。工队上几个胆大的外乡人不信邪,便揽下了伐树的任务。当时的情景我是听别人说的。那几个工人来到树下,其中一个大汉二话不说抡起斧子照树根处就给来了一下,顿时一股红如鲜血的汁液从伤口处激射而出,溅了那大汉一脸一身,那大汉当时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其余几个人把连拖带拽的把他拉回工地,一个个都吓得要死要活。那个砍树的大汉昏迷了三天三夜,他在昏迷中翻来覆去地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给工地介绍了一位阴阳先生,那先生念咒画符折腾了大半夜才把他救醒过来。
据人们说,那个阴阳先生道行很深,精通阴阳五行、奇门风水之学。能看相算命,会掐诀念咒,颇有些奇能异术。因为姓邓,故而人送外号‘邓半仙’。我见到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形象儒雅、谈吐斯文,和一名语文老师一般。他到我家来是受工队的委托,因为修路的事情是有工期的,所以工队上管事的人就请他想想办法。他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我去香椿树那跟我的‘祖母’好好说一下,请她老人家高抬贵手不要再阻碍修路的事情。
我对拆屋伐树的行径自然是极其排斥的,当初接到老宅拆迁的通知时既反感厌恶又无可奈何,现今事情进展不下去正合我意,我当然不愿意照他说的去做。可是与邓半仙同来的还有我们村的村长黄慕省,这位领导人对我家里人左一个百年大计右一个经济发展的思想教育,我家人顶不住压力便让我去一趟。
在香椿树下,邓半仙穿上八卦道袍,摆下法坛。他左手掐一个法诀,右手摇一把紫金铃铛,在树下来回踏步,期间他嘴里念念有词说着是人都听不懂的话,可能是咒语吧。这景象跟电视里演的茅山道士差不多,只不过他手里没拿桃木剑。徘徊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他将铃铛放在法坛上开始在地上烧纸钱。此时他说的话我能听明白了,大概意思就是:‘这个地方要拆了,您老人家不能再留在这了,我请来您的孙子带您到祖坟那边去,那边住着更舒坦,我在这里给您多烧点纸钱,请您移移贵步。’然后对我努嘴示意,让我跟我的祖母说话。我走过去跪在树下低声说了一阵,这时香椿树无风自动,片片树叶洒落而下。周围观看的人惊呼一声纷纷退后,邓半仙见此状仿佛松了一口气,迅速脱下道袍攀上树干,在上面折了一根树枝下来。他将树枝递在我手中,又穿上道袍摇起了铃铛,附耳对我说:“把树枝,插于你祖母的坟头上去。”于是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着,一直到了我祖母的坟前。我按照他说的,将那根香椿树枝插在我祖母的坟头上。他在坟前又做了一阵法,烧了一些元宝纸钱才算完事。后来老宅被拆了,香椿树被伐了,公路也按期顺利完工了。
我成年以后常年在外,家乡的事物逐渐淡忘,那曾经深印脑海的老宅、香椿树和挚爱的祖母已许久不在梦里出现。那一年,我回到故乡与妻子成婚。我带着新婚的妻子去祭拜祖坟。到我祖母的坟前时,却发现祖母的坟头上长满了大大小小十多株香椿树。我与妻子跪在坟前,一边烧着纸钱一边诉说着我这些年的生活琐事,我告诉祖母我身边的这个女人便是她的孙媳,当年那个顽劣不肖的孙子已然长大成人了!
次日清晨,我在床上被妻子唤醒。妻子告诉我说:“我昨晚梦见咱奶奶了!”我打了个哈欠不以为然。她从未见过我祖母,我以为她是出于某种小目的跟我说个小谎。妻子见我不信,焦急起来,一把抓住我睡衣的领子说:“你小名叫飞官,对吧?”我顿时清醒了,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因为‘飞官’这个称呼只有我的祖母这样叫,别人都不曾这样叫过我,包括我的父母。自祖母去后,这个称呼便销声匿迹了。我问妻子:“奶奶告诉你的?”她说:“是的,她跟我说了很多话,都是关于你的,你的起居习惯、饮食好恶。”我心中一阵神伤,自己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梦到过祖母了,几乎连她的面容是什么样子都快记不住了。妻子显得比较兴奋,没有在意我愧疚难过的神情,她续道:“奶奶还夸我唻,说我长得有福相,她还给了我一个好东西!”我问:“是什么好东西?”妻子显得有些害羞和不好意思,但还是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是一个小小的金元宝。”我知道她不好意思是怕我笑她财迷,可是我眼神里全是惊讶,丝毫嘲笑的意思都没有。因为妻子说的那个金元宝是确实存在过的东西,有大拇指头大小,用一根红色丝带穿着,可以挂在脖子上。那是我太祖爷留给祖母的,后来祖母给了我。祖母下葬的时候,我从脖子上取下来挂在了棺材上,那个金元宝便留在了祖母的坟墓里。
妻子见到我惊讶的眼神,停止了说话,静静的看着我。我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离不定,忽然发现她睡衣的领子里有异,伸手顺她脖子一拉,勾出了一条红丝带,下面穿着一个拇指大小的金元宝。我两同时一声惊呼,妻子道:“就是这个,梦里奶奶给我的金元宝!”我托在手中细细端详,金元宝的一面上刻了四个字‘德容双茂’,想来这是祖母对自己孙媳的评价和祝福吧!

共 2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看似荒诞不经的故事。我们每个人在童年时候承受的恩宠,大多来自奶奶。失去了奶奶后,那份伤痛和难舍可想而知。这里,作者在怅惘寂寥的思亲中情思翻涌,把对奶奶的渴念幻化成一个又一个具有童趣也具有温暖的故事,把天人相隔的距离拉到了眼前。一切,都是因为想念。作者在淡淡的叙说里倾诉着对奶奶无尽的哀思和感恩,把老人的慈祥与恩德刺青在了自己成长的脊梁,还把老人对后代的希望,委婉地寄托在了妻子的身上。文笔娴熟,视角新奇,给人一片独有的情感天地,再三玩味,余味无穷,大力推荐欣赏!【编辑:独孤求不败】
1 楼 文友: 201 -0 -14 19:22:55 特别喜欢作者的表达方式,新颖独特,而且是那样的贴切。好! 爱好文学鼻窦炎症状和药物首选
大便排不出来通便妙招
什么咳嗽药微甜孩子爱喝
静脉曲张血管疼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