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周至几百万斤李子要倒掉了好吃不贵帮帮他们略

2020-10-16 05:1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周至几百万斤李子要倒掉了!好吃不贵!帮帮他们!

一开始,我以为是某些公号带货,耸人听闻。

可一问我家周至的亲戚,才知道情况比报道的还要不乐观:仅亲戚家一个村落就种了高达1200亩的黑李,目前一半以上还在寻觅买家。我家亲戚的50万斤黑李到采摘季了也没有找到定单。

联想到互联网电商对一般水果产品的周期通常最少需要45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7月10日左右已成熟的果子,现在才找下家,肯定来不及了呀!

作为一个农民的后代,我有个朴素的想法,不管怎么说,长了一年的东西,不该烂在地里。

所以,我一下子“爱心泛滥”一下狠心在几个电商和社区平台上下了几单。不管自己吃还是送人,能消化一点是一点。

可是,作为一个陕西人,我也感到困惑。几百万斤陕西黑李滞销了,将要烂到树上了,有人低价卖不出,有人嫌贵吃不起。这事儿,麻哒出在哪儿呢?

因而,昨天我约了几个朋友,决定帮着我亲戚出出主张。

渠道商:千万别谈情怀 好果子再贵我也买

昨天和朋友吃饭,我把自己的朴素认知和下单的事情讲给几个朋友听。这事儿本来是个人行动,也是我一番好意。可没成想一名渠道商朋友却觉得看不下去。用陕西话说,她狠狠地花椒了我一把,饭后还发来一个表情“千万别跟我谈感情,谈多了伤钱。”

见我不解,她反问我“我花了钱,买个好果子吃,这要求很过分吗?”

这位朋友在水果行业浸淫十年,从小零售到大电商,近几年还延伸到了高级社区。作为专业人士,她对陕西水果经济的各种表证早已习以为常。对陕西黑李滞销,她显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尽管某些生鲜平台将‘从田间到餐桌’定为口号,但在实际操作中,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期,这样的slogen几近是个伪命题。”她解释说,“农民从地里摘个果子就能卖吗?谁来包装?谁来做品控?谁来精捡?何况还有仓储、物流、冷藏等环节。越是网络平台商,越重视品质、品牌和口碑。卖一颗烂果子可能就砸了你的牌子。”

她解释称,“互联网时期是海量市场,什么是海量?就是不单单要求你家的果子甜,好吃好卖,还要拼谁家的物流、仓储和渠道做得好。”

见我还是不开窍,她又举了一个例子,“过去人们知道陕西某县的猕猴桃好,可是现在京东和某宝叫得上牌子、卖的上高价的猕猴桃来自哪里?是原来不产猕猴桃的眉县。就连别的县的猕猴桃,只要贴上眉县的牌子就好卖。”

为啥一个门外汉能把猕猴桃卖到全球去?1是政府主导,产品品质把控做得好,各环节有信心。每一年猕猴桃采摘季都派人在路口蹲守,不到成熟季,采摘的车别想出去。这样第一环就实现了品质把控。至于渠道,市场,商家,货好了自然抢着排队。大家各环节协力,不管你要一天供货一百万斤还是一千万斤,绝不掉链子。

二是能吸引来有实力的渠道商,不管是全市还是全国的几千家几万家门店超市,说配货就能配齐,保质保量,不会烂在路上。

这些听起来都有一点远。我直截了当地问她,“那么我家亲戚种下的几十万斤黑李还有救吗?”

朋友听后告诉我,“走大平台是不太现实了。我们在网上最爱卖的是陕西的猕猴桃,由于口感好,接受度高,周期长。可是这个黑李,难存储,期短。我才预热呢,20天它都下市了。我图个啥?”

听了这话,我心凉了一大截。真替我叔和那些普普通通的农民们叫屈。

农户:超市卖12元 地头1块钱一斤都卖不出

我叔出生于1950年代末。一个没啥文化的农民,当年靠着能吃苦,头脑活,早早地在村里盖上了砖房子。叔一生干过很多行当,虽没有大富大贵,也养大了两个娃,送走了老人,攒下了一点微薄家业。

村里的李子园大多是几年前响应政府号令种下的。专家说种这个经济效益好,能赚钱,村上的1500亩地里面1200亩都种了这个黑李。

我叔也把多少年的家底子都断断续续投入进来,种了50亩黑李园子。地里的活本来就又多又杂,别人家还雇个人,可是我叔能自己上手的绝不花钱。

听我家里人说,前两年,全国的黑李子遭了灾,可是周至的黑李收获却格外地好。地头的收购价能到1.45元、1.7元。叔的辛劳也没有白费。可是今年全国大丰收,我叔的果子却反而剩下了,眼见着到了采摘的季节,订单寥寥无几。我叔愁的晚上睡不着觉。

听村上人说,一个月前有中间商上门低价收购。有的果农还没等果子长熟就低价卖了。可是叔和几个老果农是坚决不同意的。他们曾呼吁村上统一出面,统一采摘时间和分拣质量,掌握定价的主动权。可终究寡不敌众。再说,全部周至的李子园大了去了,叔一个农民,能有多大话语权呢?

头几天,有人劝他也学着网上的,穿的破破烂烂地举个牌子,站到一堆李子中间卖个惨。到抖音上一发,好歹走一点量。

可我叔终究还是谢绝了这种时兴的“新玩法”他在电话里笑笑,又长舒了一口气说,“这不是认怂么。”

我叔是个倔强人,可是跟土地打了一生交道的他,也憋屈了一生。要他吃苦干实活,他拼了老命也干。可要他“认个怂”这类事情,他是万万做不来的。

这种在外人看来有一点不开窍、乃至是小农意识的个性,我是能理解的。叔的逻辑再简单不过,人一生就是活一口气。

互联网时代毕竟是不同了,加上叔年龄大了,孩子们进城打工,他对网络又弄不定,不像有的人家年轻人头脑活,有圈子,有门道,可以直接把货卖进城,叔逐渐被落在了时期的后面。

不善变通的性情,让叔这样的农民逐渐处于信息社会种最弱势的一方。他既丧失了自家果子的定价权,也没法连接城里的沃尔玛、永辉、华润万家、京东、盒马鲜生等一系列知名的零售商。

事实证明,劣币是可以驱逐良币的。而这已是2008年以来电解铝产能利用率最高的一年生摘的美国黑布林由于口味酸涩,终究连累了周至果业的名声。消费端嫌不好吃,嫌不好卖。

叔的果子长熟了,可一块钱一斤也没人来了。

那天我带着渠道的朋友们去尝过了,甜是真甜。

叔是认死理的。他始终还是没想通。他依照教科书一样地种出来的李子,让浇水就浇水,让堆肥就堆肥,不让用有害农药和除草剂就坚决不用,不到采摘季节坚决不早摘果,以次充好那是昧良心。可如今,人家没长熟的都卖了,品相不好的也走货了,可自家地里又甜又大的美国黑李,怎样就剩下了?自己错哪儿了?

叔曾向去眉县帮忙分拣水果的村里人打听,想学学人家的经验,结果听得他感慨。“村上人去打工,见过人家眉县选果子的流水作业,回来说了,简直是看得人心疼啊。那些被‘下线’的果子,要是放在我们县,怎样地也得给你变成钱。说到底,是政府攒劲呢!”

现状:存量太大 没有一家能吃得下

7月初,为了帮助农户解决黑布林的困难,周至县政府相关部门积极召开与电商的接洽会。《华商报》《3秦都市报》和《西安发布》等媒体也积极地进行了助农报导。

如果黑布林卖不出去,对终南镇王才屯村的村民来讲,无疑是一场灾害。

据统计,目前周至县黑布林仅种植面积就数千亩,这个数字的背后隐藏了多少家庭的心血,我们可想而知。

如果能让城市里的朋友们也吃上一口,那该有多好!

我们慎重推敲了很久,为了能够让这么好的黑布林都卖出去,同时逼真地帮助到村里的贫困户,我们最终将5斤和10斤黑布林分别定价19.9-29.9元包邮。

不到30元,乃至不如大家的一包烟贵,一盒外卖贵,但是却能实实在在地帮助到他们!

面对这些浑厚的果农

面对这些优秀的果子

我们愿意倾尽全力

但我们深知,仅靠个人的气力还远远不够

我们向全社会呼吁

希望有能力有爱心的人士能伸出援手

帮帮这些劳动人民

别让这么好吃的黑布林烂掉丢掉

而是实实在在地进入千家万户的餐桌上

让一家人都能够尝一尝

关键是,王老伯家的黑布林,是货真价实的“足月采摘”是真的甜!冰箱冷藏48小时,低温后,削皮食用,味道更香甜。

购买方式:

同时我们也将严格把控品质,对每一个黑布林的口感和售后负责!有坏必赔!守护每一份爱心!

发货地:陕西周至

不发货地区:新疆、内蒙古、港澳台地区不发货。

加运费地区:北京需+2元,海南地区+3元运费。

发货快递:申通、韵达、中通、邮政快递随机发货,不接受指定快递。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果子

果子,曾用名杨果,1983年5月25日出生于江西,是一名青年歌唱家,军旅歌手,原创音乐人,艺术策划者,代表作有《闪闪的军功章心中的圆月亮》《酒歌》等。1999年考入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2000年获优秀演员奖,2008年底推出个人翻唱专辑《凝听果子》。

复方鳖甲软肝片网上可以买到吗
宝宝肚子胀气的症状
儿童拉肚子吃什么
早期肝硬化吃什么中成药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