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阿里巴巴的梦想与现实广告案例资讯

2019-07-08 18:15: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阿里巴巴的梦想与现实广告案例资讯

从阿里巴巴CEO职位上“下岗”的卫哲下步会落在何处是个谜,就如同他的“引咎辞职”本身是个谜一样。

马云与卫哲,曾是阿里最亲密的黄金搭档,如今因为供应商欺诈事件,类似的亲密是否还会再现已是个未知数。

无论怎样,这已经是阿里巴巴的非常时刻。受欺诈事件影响,阿里巴巴市值已缩水10亿美元,而阿里巴巴的注册卖家中,已有35%选择不再续约。

31岁的李研(化名)到现在还记得去年九月见到卫哲时的情景。

那时的卫哲还是阿里巴巴的CEO,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一起来浙江义乌与“中国金牌供应商”座谈,义乌大酒店内能容纳数百人的宴会厅被挤得满满当当,马云、卫哲在上面坐着讲,李研和其他没座位的“中国金牌供应商”在下面站着听。

当时具体讲了些什么,李研现在已经记不清。只记得马云很瘦,卫哲很年轻,两个人都很能说,台上台下很融洽,大概是讲些阿里巴巴在国外拓展的情况,以及在国外如何受欢迎等。

当时卫哲在现场说的一句话,李研记得很清楚:“他说只要在座的金牌供应商给他写,他一定亲自回复。”李研回去就写了一封,等了很久没见回复,于是又写了一封,终于有回复过来:你的问题已转交具体部门,云云。

“明显是秘书回的。”李研想。还没等他来得及写第三封,就传来了最新的消息,因为近两年有2326家“金牌供应商”在阿里巴巴员工协助下欺诈客户,卫哲已引咎辞职,马云公开信强调“价值观”,阿里巴巴则对涉嫌欺诈的商户全部作关闭处理,并已经提交司法机关参与调查。

对于这件事,李研在自己的博客上评论说,阿里巴巴裁掉卫哲“合情合理”,意犹未尽的他又在后面加上一句,“你认为其他中国金牌供应商能接受他们的这种做法吗?”

“金牌供应商”的烦恼

至少就李研自己而言,仅仅强调价值观,还远远不够。

夜里11点半,他还在办公室忙碌。穿着衬衫和皮鞋的他,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跪在地上,把一个联邦快递的纸盒修改成合适的大小,然后把样品放进去,贴好标签,等待第二天寄给欧洲的客户。

这一天是周五,但在这个位于义乌国际商贸城旁边一座写字楼的简陋办公室里,完全没有周末夜晚的欢乐和轻松。几名大学英语专业毕业不超过半年的销售经理,正忙着阅读和回复来自欧洲、非洲和美国的,一位专业摄影师则在二楼,用一台佳能单反相机忙着拍摄各种产品样品,包括购物车、项链和各种小饰品。

李在三年前来到距离阿里巴巴总部杭州不远的义乌,并决定选择阿里巴巴的服务开拓展电子商务生意。当时阿里巴巴推出的认证共有三种,包括针对国内企业内贸的“中国诚信通”,针对国内企业外贸的“中国金牌供应商”以及及针对外企外贸的“国际金牌供应商”。

李研最后选择了“中国金牌供应商”,在销售人员的介绍下,后来又办理了一个阿里巴巴为付费会员推荐的“深度认证”,必维国际检验集团(Bureu Veritas)的“BV认证”。

如今回头看,李研没觉得这些认证有什么技术含量。“金牌供应商”只要把营业执照等资料过去就可以拿到,“BV认证”麻烦点,“但认证人员来办公室转转看看,拍拍照片,也就发了”。

李研当时想问卫哲的问题只有一个,即“金牌供应商现在为什么这么多?”2008年,阿里巴巴的“金牌供应商”数量是3万名,经历了2009年爆发式的发展,如今这个数字是超过10万名。这意味着,李在这家站上的竞争对手比2008年增加了2倍。

另一个增长的是“金牌供应商”的会员费用,以前是每年19800元,今年元旦之后已涨到了29800元。此外,李研还需要每年花48000元,在公司位于阿里巴巴的页上再增加20个“橱窗”,以保证产品可以被搜索到,即“曝光率”。不过,费用支出增加了,他的订单却没有明显的增长。

此外,尽管阿里巴巴此前在英美的杂志和出租车上都做了很多广告,还做了很多电视广告,但除欧美之外,李研的生意并不多。他现在怀疑“阿里巴巴是不是真的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过”,他给看墙上挂着的一幅世界地图上打钩的客户分布,“你看,中东、南美、澳洲,三年了都几乎没有。”

李研现在觉得,加入商好比玩上了游,会费只是入门,后面还有无数的增值项目纷至沓来,比如“橱窗”、竞价排名。不过,李研无意中也发现一个小秘密,每天上午的某个固定时段修改产品的关键字,可以让产品在搜索时排名更靠前。现在,在他的暗示下,每到上午的这个时间,所有的销售经理就都守在电脑前,手工修改站上全部12029款产品的关键字。

去留之间

李研的朋友,同样在义乌经营玻璃制品出口外贸的徐华(化名)说,欺诈并不只发生在老外身上,骗人的也不只是中国人。他在几次被国外采购商欺诈后,选择了离开阿里巴巴。

比如有一次,对方来自东南亚,称在阿里巴巴看到徐华的几款玻璃制品,希望要一小批过去卖卖看,因为对方要的货物不多,因此徐华通过西联汇款收取订金后,就把货发了过去。此后左等右等,再没等到余款。因为交易没有通过阿里巴巴,也无处投诉,只好自己承受损失。受骗多了,徐华才听说,早在阿里巴巴上市之前,现场来订购的老外就喜欢玩这招,他们多来自尼日利亚、印度和意大利,那时的市场里每天都可以听到某人被骗了几十万的消息。

这与阿里方面说法有明显出入,比如在马云那封着名的内部中,就指出两年内涉嫌欺诈的2300多家都是中国卖家,而受骗的对象当然也是国外买家。

徐华现在已经转向在淘宝做生意。他想问阿里巴巴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只有针对卖家的身份认证机制,没有针对买家的?另一个是为什么只推出花钱买的“金牌供应商”,不推出类似淘宝“皇冠卖家”的客户评价机制?“这个问题一天没有回复,我就一天不会回来。”徐华说。

但也有很多人在阿里巴巴赚到了钱,比如朱秋城。来自宁波的朱是阿里巴巴去年力推的“全球速卖通”平台的用户,后者要求交易双方都必须使用支付宝担保服务,否则将给予冻结账户的处罚。通过销售单价高达上万元的船模他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甚至还登上了《联播》和《经济半小时》,目前工厂40%的产能用来满足国外的客户的定制产品。

受朱秋城这样的例子鼓舞,杭州久锦服装的徐进,在去年底也加入了阿里巴巴的“金牌供应商”,签完合同付完款,给阿里巴巴一家名叫“中诚信”的公司去执照等资料后,认证就完成了。但他头疼的是,从签约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多月,站还没有上线。

久锦服装销售主管查文娟说,去参加完阿里巴巴的培训,他们才意识到公司还需要招聘模特、懂英语的销售人员和摄影、美工,但到目前为止,这些人还一个都没有招到。“阿里巴巴给了45天的宽限期,但这对于一个从没有进行过出口贸易的小公司来说,还是太短。”一年的会员期如今已快过去了一半,现在的她不知道应该继续下去,还是放弃。

李研倒并不太担心欺诈的问题。“欺诈多发生于中小额交易,如果及时处理买家反馈的信息,骗子最多只能骗一次,入不敷出,自然就消失了。何况现在还有SGS等第三方验货公司,只要阿里能切实解决问题,消灭欺诈并不难。”据说这次涉嫌欺诈的商户大多来自福建厦门,但李研平时并没有遇到过。

即便如此,生意依然很难做。李研说,阿里巴巴的买家在询盘时,原则上可以群发给成千上万家供应商,而太多卖家希望借助一些不赚钱的生意来招徕客户,这样今后即便不再续费,这些客户也能变成线下的客户。这也是国际买家给出的到岸价格与成本价相当,甚至亏本时,也仍然有很多人趋之若鹜的诱因之一。

去年底,李研还投入了环球资源、中国制造等阿里巴巴竞争对手的怀抱,“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他甚至还在Facebook上建了主页,不过到目前为止,他在上述站还没有接到任何订单。

梦想与现实

尽管种种迹象显示,阿里巴巴面对的问题也许并不仅是诚信和价值观,更应该包括商业模式和客户理念的调整,但无论是李研、徐华,还是查文娟的问题,到发稿时为止,都仍未能从阿里巴巴方面得到具体的答复。

但阿里巴巴并不认为,此次事件会改变目前的竞争格局。阿里巴巴集团公关资深总监陶然表示,阿里巴巴此次动作和所谓财务压力的无聊猜测无关,也并未影响竞争态势。2010年Q3财报显示,阿里巴巴付费会员数超过百万,收入较上一年的10.3亿人民币增长40.4%达到14.5亿人民币。

“第二名同我们的差距仍然巨大。”陶然说。

事实上,阿里巴巴在策略与模式上的尝试,早已开始。例如去年开始按交易收费的“速卖通”产品,阿里巴巴与淘宝联手在今年初推出的“无名良品”等。但新的调整也带来了新的未知数。2月23日,淘宝CEO陆兆禧兼阿里巴巴CEO,在给内部员工的公开信中他坦承,“未来的路怎么走,我需要时间与团队有更多的沟通”,他也同时表示“(阿里巴巴和淘宝)两者联合起来可以制造更多机会”。

但到目前为止的公开信息显示,阿里巴巴的工作重点,似乎仍放在“杜绝欺诈”这一点上。“我们将根据搜索、审查资料库,主动清退高危客户。同时,阿里巴巴会加强品控和我们的销售管理系统,引导他们为客户长期的价值而努力。”阿里巴巴中国雅虎总经理兼大淘宝首席市场官王帅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

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却早已觊觎这一市场多时。阿里巴巴人事地震后,环球资源CEO韩礼士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就担心“阿里巴巴的行为可能伤害到真正做生意的中国供应商”;环球市场则在早些时候宣布,将在未来三年追加20亿元,除此之外,阿里巴巴的潜在对手还包括中国制造、敦煌、大龙、兰亭集势等,尽管市场规模仍不算大,但并不乏创新模式。

这令业内人士开始质疑,对于阿里巴巴而言,马云重手打击欺诈的决策是否打到了“点子”上,比如互联人士程苓峰在微博质疑说,马云是否为一个并不存在的“洁白无瑕的市场”,作出了一个“国王式的判决”。

阿里巴巴一位接近马云的内部人士告诉,马云喜欢“有感而发”,当年看《历史的天空》,里面有个女政委东方闻英,于是在阿里巴巴的每个小团队都设置了隶属于人力资源部门的“小政委”,来贯彻传播公司价值观和文化,希望对抗大公司的官僚主义。

阿里巴巴未来要打造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也是如此。2007年阿里巴巴上市后,马云带着高管造访蒙牛,回来说“可怕”,“这样的公司不会垮掉”,“整个城市从上到下,都为它服务,形成了一个生态系统。”

在此事后的组织部会议上,马云说,他春节前去了共产党最早发源地之一古田会议故址,意识到共产党的精神就是思想建党、政治建军。阿里巴巴不要利润导向,而要推进一种文明,“让世上没有难做的生意,让商业社会没有欺诈”,而在年后他又探访了Facebook,他希望做像Facebook一样“让世界骄傲”的公司,并在此后提出,“必须反对官僚主义,严惩腐败。”

该人士认为,这并不意味着马云的“有感而发”就是独裁,事实上,每一项决定都是集体决定的。而这些决定,往往给阿里巴巴带来显而易见的高速增长,执行中的不到位,往往才是业务停滞不前的诱因。

无论怎样,这已经是阿里巴巴的非常时刻。截至发稿时,受欺诈事件影响,阿里巴巴市值已缩水10亿美元,而据彭博社披露,阿里巴巴的注册卖家中,有35%选择不再续约。这意味着,要想获得和去年相同的销售额,阿里巴巴至少需要让自己的客户再激增35%。在盈利能力最强的“金牌供应商”机制面临整顿的局面下,这个任务显然并不那么容易完成。

阿里巴巴似乎也意识到,光是清剿欺诈和强调“诚信”,也解决不了所有问题。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总经理助理蒋芳此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暗示说,“从我们团队角度来看,即使不是诚信问题,只要这个成员不再相信以客户第一为价值观,他都必须离开我们的团队。”

seo优化方法有哪些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零售通
分享到: